首页 关于民革 图片新闻 民革新闻 参政议政 人物风采 支部生活 问题思考 对台工作 视频新闻 文件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问题思考 » 正文

一九六六年的高考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6-05


                                                          一九六六年的高考

                                                         □ 蓝 敏
        一九六六年七月,江西师范学院体艺系提前招生。学校推荐我和另外三位同学报考,两位男生考“体育”专业,我与文考“音图”专业。我们在九江二中的考场参加考试,由于我在九江没有亲戚,只有住在文的亲戚家里,出门由文带路。每天与文同来同往、同吃同住,每天在考试中过关斩将,开心得很。
       我每道考关的成绩都比文好,这是我和文早就预料到了的,很正常。平日里,在文艺文学方面我比她强,有天赋也有孜孜不倦的钻研积累。而文的数学比我强,她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孩。这次文还偷偷给我出主意,让我去考南京艺术学院,可是我觉得在本省我有信心有把握考上,考上之后将来无论从事声乐或者器乐都可以,到那时我就像鸟儿自由歌唱,像鱼儿乐海遨游。文就不同了,她希望将来当医生,她甚至有一点害怕被提前录取到大学学艺术。
       考试的前几关过得很轻松,我们看到那些被淘汰的考生多么沮丧,实在是各人实力摆在大家面前,公平竞争最能选拔人才。考场上有一位女生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她连唱带表演的一曲“小二黑结婚”迷住了我,真是一位有实力的竞争对手,但我想学校不至于只录取一个人吧。
       几天后考图画,那是我在考试中最为尴尬的一天。清早喜滋滋地去考场,谁知道一进考场就晕了方向。一尊维纳斯石膏像摆放在枣红金丝绒上晒太阳,我从来都是自己在家里默默地画,想着在阳光移动之前要画出什么什么,在十点半钟之前要画出什么什么,一有约束心就乱了。 当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时,我知道自己的画在比例上不太如意,就显得有些着急了。这时候,主考官胡老师为我换了一张画纸,叫我重画。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我知道胡老师很满意我的声乐考试。这时,有些考生盯着我,我很不自在。突然,胡老师对大家说:“你们看什么,快点画自己的!你们是考‘图音’的,她是考‘音图’的。你们最主要的是画,她最主要的是唱。”听了这话,我的心安定了。考完后,文和我一同交试卷出了考场,我们仍然快乐,因为,我们的功夫主要不在图画关。考试中间休息了一天,我对文说:“为什么要休息一天呢?接着考多好!正在兴头上呢!”
       顺利进入到下一场考试,这一场考试是最后的大决战。一进考场就吓了一跳,考场里二十几个老师正襟危坐,满脸严肃地看着我呢!胡老师开始弹钢琴,众目睽睽之下,我的眼睛不知道望哪里好,再不像前几天那般轻松自在。胡老师又从头把过门弹了一遍,我勉强开始唱,自己感觉有些不对头,喉头紧张。 这时候胡老师停止了弹琴,起身走到我身边轻轻地说:“你的嘴唇怎么发抖了?我知道你很喜欢我们学院,我相信你一定能考上!” 说完他重新回到钢琴边,重新再弹那支曲子,我轻松完成了演唱。胡老师简短的两句话就让我安定下来,真是厉害, 我当时都不知道自己的嘴唇在发抖。
       音图专业有八十多人参考,经过几天的过关斩将只剩下七个人了,我和文都在其中。
       第二天晚上七点钟,主考官让我们一个一个单独进到教室里回答问题。我看到在我之前的考生们一个一个出来的时候,不像往常那样活跃,都闷闷地走了。不知到底考什么内容……
       我是第五个进去的,一进教室就看到黑板上有一首歌。考场里只有胡老师一个人,我回答着他问的问题,拉家常式的谈话,很轻松。我不知道这也是考试,在交谈中,他把我知道的所有关于音乐方面的知识都套出来了。在交谈的间隙,胡老师“无意”地问我:“你看看黑板,会唱吗?”我扭头,看到黑板上写着的那首歌,不假思索答:“会。” 唱新歌是难不住我的。 胡老师又问:“你能够不唱歌谱直接准确唱出歌词吗?”我太高兴了,这是我的强项啊!我准确而流畅地唱完了第一段,正准备唱第二段时,胡老师叫:“停!”他比较高兴,语气也显得轻松了,但不失严肃。“你明天上午到省电台录音,还是唱那首‘红日快快照遍全越南’。这件事要保密,不能对任何人讲。” 我一听就急了。本当高兴,为什么急呢?胡老师又强调了一句:“请你像保守军事秘密那样保密。”这一下我不得不说了:“老师,我能不能告诉文?我住在她家,不认识九江的路。”胡老师笑了,什么也没说。我出了考场,下一个就是文进去了,不一会儿文也心事重重地出来了。
       出考场后才知道,前面的考生都是被这支歌难住的,猛然觉到幸亏不知道老师当时漫无边际的问话是考试,更不知道第一眼看到歌曲就直接唱歌词是重要的考试环节,不然一定会很紧张的,在紧要关头一紧张就完了。后来,大家知道我轻松过关都好佩服。我想,这有啥了不起,小学时代咱就别出心裁,自己学习不唱谱子直接唱简单的歌词。我天生执拗,喜欢一个东西,就愿意想方设法去找去学。
       老师的“军事秘密”让我心事重重地与文一块儿在幽暗的路灯下回家。我们谁都不说话, 浓浓的夜色覆盖了九江城,包围了两位归来的参考人。我真希望文也能够参加明天的录音,这是最后一道关了。天已经黑了,我们觉得有些饿,就找了一个摊点买了两碗水饺,默默地吃了起来。心不在焉的我吃第一口就把舌头烫麻了,下意识望了文一眼,她也在怪怪地偷偷望我。告不告诉她呢?当水饺快要吃完的时候,我忍不住还是问她:“文,刚才老师嘱咐你什么话没有?”文很快抬起头来答:“嘱咐你什么没有?”我们都笑了,同声道:“军事秘密!”
       第二天到省电台录音室门前一看,七位选手都到了,可是没有那位唱“小二黑结婚”的女孩,后来听说那女孩不是应届毕业生。由于兴奋,我忘记了胡老师的叮嘱,临时改唱了电影《黄沙绿浪》的主题歌,符合我当时的心情。谁知下午胡老师问我:“你为什么录音的时候换了歌曲?现在你再去省电台,他们在等着你,去重新录制原来的那一支歌。”我立刻去了,果然,录音师在等我。顺利完成了作品出录音室,一眼就看到胡老师也来了,他把我叫到一边,说:“我今天就要回校了,你们的录音我都要带回学院,你回学校把作文考上六十分就可以了。接到录取通知后到我们学院直接找我,我叫胡xx。”他又拿出一张自己画好的家庭地址路线草图一一指点我如何去找他,临别还叮嘱:“不要师从别人,千万记住。” 回到了我住的山岭城镇,没想到在第一时间里,我的俄语老师张老师竟然跑出学校半里路的地方迎接我:“祝贺你!你为学校争了光!”原来,胡老师已经将我第一名的成绩通知了我的学校。一时间,我成了风云人物。无论如何自己也想不透,我怎么会有这样的际遇呢,不过是喜欢唱歌罢了。从此,我和文每天都要到公园坐在草地上谈大学话题,俨然两个大学生。
       一天,一位男同学捡到半张破报纸急急忙忙找到公园来,送到我的面前,只见《人民日报》醒目的大字写着:有关大专院校凡是正在录取的一律停止,已经录取的一律取消。我的大学梦刚刚起步便宣告结束,文化大革命开始了。胡老师不知感受如何,境况怎样。我感谢胡老师,深深怀念他。
      人生如梦,人生如歌。
                                                               (作者为市民革党员)

 
 
[ 武汉民革搜索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鄂ICP备19014777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3020019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