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民革 图片新闻 民革新闻 参政议政 人物风采 支部生活 问题思考 对台工作 视频新闻 文件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人物风采 » 正文

“对您的思念,是我坚持的力量”——记战斗在抗疫一线的武汉市江岸区民革党员陈永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2-28
      2020年2月24日,对武汉市第八医院副主任药师、江岸区民革党员陈永立来说,是个异常艰难的日子,那种内心已经痛彻心扉,外表却不得不举重若轻的感觉,她会终身难忘。

“我也没有想到自己会那么坚强,我都不知道怎么样还能够更坚强!”

2月24日凌晨,妈妈走了,然而陈永立自2 月10日送母亲在协和医院做完手术进入ICU抢救以来,没能守候在老人身边,她还在自己的岗位上忙得不可开交。她来不及伤心、来不及哭泣,因为这是武汉抗击疫情总体战、阻击战的关键时期,前线正在吃劲,新冠肺炎病患人数仍在上升,西安医疗队和八医院医疗人员正合力一处,对疫情发起了总攻。身处前线药房,面对窗口排队不停咳嗽的病人,以及身着防护服全副武装的护士医生,陈永立的脑子里不停地提醒自己,我是药剂师,不能分神!然而老母亲的样子时不时跳出来,刺痛着她的心。

“妈妈!您病了,我却不能照顾您,您累了,我也不能送您一程。请原谅我这个在医院的女儿!”陈永立心里向母亲忏悔,手脚却不能停下来,还得和药房的战友们一起坚守阵地。

2020年春节前,新冠肺炎疫情突然升级,武汉市所有医院都陆续被征用,改造成新冠肺炎专科医院,而在此之前,八医院是一所以治疗肛肠病为特长的三级医院。春节期间,接到改造任务后,八医院仅用了3天时间,就完成了转换。这对于很多部门来说,压力是巨大的。

陈永立原来的岗位在住院药房,已经53岁的她,患有高血压等疾病,每天要靠药物控制。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作为住院部药房的医生,陈永立本来可以不用第一时间冲到一线。然而,面对疫情初期的混乱状况,看到很多同事被感染病倒及隔离,她和住院药房的同事们站了出来,她说“我虽然不是共产党员,年纪大了,身体有病,但我是一名民主党派的党员,一名医务工作者,面对灾难的来临,也不能退缩!”来到了门诊药房,那里空间密闭,狭小,由于病人增多,用药量大,整个房间密密麻麻地堆满了药品,只剩下容一人通过的过道,更由于新冠肺炎患者留院多种形式,面对一个科室来取药,需要在多个系统上切换操作多次,操作难度和工作量都比平时大了几倍。

疫情期间,直面患者,门诊药师也都必须穿上厚重的防护服,带上口罩和护目镜。因为防护物资短缺,他们穿上后,就舍不得更换,一直要坚持到下班。因此在工作的6个小时内,他们不能吃、不能喝,甚至为了不上厕所,在上岗前的2个小时之前也吃喝很少。每次上岗提前一小时,穿戴防护装备;下岗后一小时,是消毒时间,每天的工作时间实际上比平常要多出很多。

就在2 月10日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家里传来了令人不安的消息,陈永立87岁的老母亲住进了协和医院。原来老人家胃痛已经好多天了,她一直不想麻烦女儿,自己吃了点胃药扛着。但眼看着病情越来越重,才被送到医院,经检查,原来是十二指肠溃疡穿孔,造成了腹部感染,经艰难求助,当晚12点多进入手术室,凌晨3点被送进了ICU。

老母亲一直以自己有一位当药师的女儿为荣,平时对老人家身体状况的掌握,也都是陈永立当仁不让的责任。母亲是一位退休的大学老师,在陈永立的心目中,是一位良师益友,是一位大家闺秀出身的知识女性,她永远是那么谦和,那么隐忍,永远都是怕麻烦别人,哪怕是自己的儿女。

“我妈妈住我楼上,疫情期间,考虑她老了,抵抗力差,我却是从医院回来的,每次就站在她门外与她交流一下,从门缝里给她送药,送水果,她知道我爱吃腊鱼,也把鱼蒸好从门缝里递给我。就这一次没想到病得这么重,她都一直不告诉我,她知道我正在一线抗击疫情。”陈永立想到这一点,眼水止不住地在眼框里打转。“她永远都是先人后已。”

母亲术后住进了ICU,作为身处一线的战士,作为一名资深医务工作者,陈永立只有抽空去到母亲的床前,拜托医生鼓励妈妈,挺过术后关卡。她哽咽着说:“妈妈进了ICU,有协和的医生照顾她,我去了也没用。”“我有我自己的阵地。”

24日凌晨,母亲走了,走得平静有尊严,走的时候,她引以为荣的医科大学毕业的女儿赶到跟前,她没有一丝怨言,她知道,这是非常时期,女儿正在战斗。

陈永立送走了母亲,但她确实无法离开自己的岗位。“这不是平时,平时少了谁,单位都不会停转。现在真的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上了岗位真的是下不来啊!”“妈妈在ICU十几天了,我有这个心理准备。”“这个病要放在平时,根本不会拖到做手术,进ICU,我平时都会把妈妈照顾得好好的。”陈永立心里在哭泣,外表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隔着厚厚的防护服和护目镜,陈永立看到外面仿佛雾气腾腾,不知是自己的泪水还是汗水,让她眼前的时空好像产生了弯曲。时钟不知转到了哪里,八医院里仍然是戴着口罩的患者来来往往,医生、护士穿着防护服认不清是谁,都是一路小跑,不停地有人来拿药,不停地有各科室电话在喊我们需要什么。

那是一天高强度的工作,陈永立忙到最后,差一点把家里的事忘了。等她从岗位上退下来,慢慢走过阴雨绵绵空无一人的街道,她才真正地意识到,妈妈走了。她好像回到了现实,是的,亲爱的妈妈,已经离开了。

然而,在这个当口,一切事情都是从简的,简到几乎没有。陈永立只是与同事换了一个班,把母亲送走,了结医院殡仪馆一切事务,一切都平静得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陈永立每天还是提前一小时到达岗位,穿戴好防护设备,做好准备,仍然在6、7个小时内不能吃喝,不上卫生间,她知道,拐点将至,再坚持一段时间,胜利一定会到来。

当我们采访陈永立的时候,她说:“我是一名医务工作者,我没有让医者丢脸!我是一名民革党员,我没有让民革丢脸!我是她的女儿,我也没有让她丢脸!”

是的,陈永立是我们的一位普通的民革党员,是一名普通的医务工作者,但她却是一个伟大的女儿。习总书记号召我们打一场抗击疫情的人民战争,一场总体战、阻击战,正是有千千万万个像陈永立这样的医务工作者,有千千万万个像陈永立母亲这样甘于忍耐,默默支持前线的伟大人民,我们才一定会胜利!(容晖)

 
 
[ 武汉民革搜索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鄂ICP备19014777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3020019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