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民革 图片新闻 民革新闻 参政议政 人物风采 支部生活 问题思考 对台工作 视频新闻 文件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对台工作 » 正文

2016年后台湾政治趋势与展望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8-13

                                                        2016年后台湾政治趋势与展望
                                                                            □ 视野
        谁来代表国民党征战2016年台湾“大选”,与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角逐“总统”宝座,正成为令蓝营上下越来越感到尴尬的话题,同时也为台湾未来的政治走势带来不确定性和蒙上阴霾。
                                                           国民党“大佬”纷纷弃选
        5月16日是国民党“总统”初选领表的截止日,但国民党内呼声最高的三位“大佬”即,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副总统”吴敦义以及“立法院长”王金平均放弃领表,表示不参加国民党内“总统”初选。目前,国民党已领表的参选人只有“立法院副院长”洪秀柱、前“卫生署长”杨志良以及前桃园市大园区公所主任秘书黄柏寿。
        有分析人士嘲讽:台湾“总统”参选人中国民党竟然没有大角色参与,难道国民党这家百年老店准备收摊了吗?面对各界压力,现任台湾“总统”马英九也罕见动怒,呼吁国民党主席朱立伦不要回避责任,要“扛起来”。
        朱立伦到国民党中央党部慰勉同仁并表示,有人说我是怕输掉了参选,才不参加明年“总统”选举。如果单是怕输,我就根本不需参选党主席。现在我担任的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党主席,如果明年国民党赢得“大选”,党主席就由新任“总统”兼任;如果败选,我还是要担这个责而引咎辞职。决定不参选比决定参选要承担更多压力与责难,如果因为我参选,会造成国民党内的更不团结,我可能随时下台;同样,若因为我的不参选,造成国民党的分裂,我也随时下台。国民党总不能只为一次选举而伤了元气,要找回中心思想,要真心团结。
        5月4日,朱立伦率团出席“国共论坛”,并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会面。之后,国民党内劝朱立伦参选的声浪不断增大,于是岛内蓝营普遍认为,朱立伦是与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蔡英文竞争的国民党内最佳人选,他的退出将意味着国民党缺少一个对抗蔡英文的领袖式人物。
        面对尴尬局面,不少蓝营“立委”将矛头指向现任“总统”马英九及国民党主席朱立伦消极不作为,任凭国民党内初选局面如此难堪。纷纷斥责“马、朱睡饱没?不要再昏昏沉沉,快从睡梦中醒过来!”前台北市议员杨实秋向马喊话:国民党一个“执政”超过50年、创党120年的百年老店,身为台湾现任的“执政党”,却迟迟推不出一拨“总统”候选人,情何以堪?台湾政治观察家林浊水称,国民党登记初选的参选人没有A咖,甚至连B咖C咖都不算。其结局国民党将不只是在大选时难看,在其拖累之下“立委”选举也将哀鸿遍野。   
                                                          “防砖民调”郝李洪各持己见
        国民党“总统”初选进入第二阶段防砖民调,最快6月中旬就能确定提名洪秀柱或另行征召其他“A咖”人选,在这关键时刻,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却向党中央告假, 6月初起三次连续缺席3次中常会,改由副主席郝龙斌代行履职。
        副主席郝龙斌与“立法副院长”洪秀柱会面后,一度达成“先办政见会,再作民调”共识。而李四川与洪会面,达成新的“三点共识”:6月10日邀洪到中常会报告,并开放媒体采访取代政见会;民调于12、13日进行;采对比、支持度各按比例进行,若样本数不足,最迟15日完成。
        依照此日程安排,6月17日中常会,就能敲定提名洪秀柱,或另行征召“A咖”。值此敏感时刻,朱立伦连续3周缺席中常会,引发联想朱是否要作技术性回避?
        李四川表示,一旦延到6月底才做完民调,万一洪秀柱未过30%门槛,党中央还要启动后续作业找人,势必无法在7月19日全代会前产生“总统”人选。
         外界解读为,“李洪会”结果,形同推翻“郝洪会”结论?对此猜测,于是李四川两次强调,郝身为副主席,较不便“讨价还价”,但他身为秘书长、执行者必须与洪谈细节问题,党主席朱立伦也指示他和洪谈,而洪也未抗议或不满。关于民调时间、方式,我签批了就能算数,不必再提到中央提名审核委员会讨论。郝龙斌则说,要再了解朱立伦主席的想法和决定。至于防砖民调可能比照“立委”初选模式,采对比85%、支持度15%的模式,洪秀柱表示,这一切未依照制度走,她会持续抗议。
                                                           国民党难以走出的三大政治困境
        面对2016年“总统”大选以及“立委”选举的规划,相于民进党的稳健态度与步伐,国民党就只能用混乱不堪和离心离德来形容现在的处境,其原因有三:
        第一,国民党欠缺足够声望的领头雁式的角色。作为国民党内唯一的政治明星朱立伦,在新北市长选举仅赢2万余票后,其政治光环逊色了不少。在朱立伦接任国民党主席后,由于其保守风格,除了难以带领国民党政治走出低迷外,过于精算的人格特质,除非有绝对把握,他是不会轻易松口宣布参选的。在当下国民党群龙无首的状况下,无疑会使得国民党选情雪上加霜。
        第二,国民党青年政治甄拔工作滞后。如今之所以造成这般窘态,这也是与国民党长期没有做好青年政治甄拔工作分不开的,由于国民党内充斥着“官二代”、“富二代”拼爹政冶生态,这些人能力资质一般,不仅对国民党鲜有贡献,却又坐享父辈的政治资本,在论资排辈的政治文化中阻碍了优秀青年从政的管道,以至于逐步造成严重的世代交替断裂现象。
        第三,国民党欠缺处理党产问题的勇气与决心。由于公民社会运动的崛起,已产生更多公平正义的社会期待与标准,使得台湾进入“新的社会集体意识”的政治氛围中,为了回应民意,同时争取人心,朱立伦接任国民党主席后即宣示要重新检视、整理党产问题,但收效甚微,失信于民。
        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实施后,为台湾民众释放了大量“红利”,但由于分配的不公,扭曲了大陆让利的本义,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台湾社会贫富差距与相对剥夺感,这既是台湾公民运动崛起的背景,也是“九合一”选举国民党败北的重要原因。失灵的市场经济与失能的政治体系,导致国民党必须付出惨痛的政治代价。
                                                         台湾“大选”后政治走势与考量
        在还有一年略余的时间里,除难以预料的突发事件造成局势变突外,蔡英文将稳操“总统”胜券,成为台湾有史以来第一位女性领导人,这将会导致两岸关系出现大的倒退和逆转,两岸关系将由此存在趋于停滞和转冷的风险。
        一是蔡英文难以接受“九二共识”。蔡英文是“台独”教义派,是李登辉的忠实弟子,是李登辉“两国论”的起草人,台独实际重要推手。陈水扁执政初期,曾欲接受“九二共识”,改善与大陆的关系,但遭到时任陆委会主任蔡英文的坚决反对,迫使陈水扁在“台独”的不归路上渐行渐远,最后走向疯狂。
        至今,蔡英文为了她的政治盘算,避谈“九二共识”,但其内心是不承认“九二共识”的,就在她最近代表民进党参加2016年“大选”登记时,还坚持“两国论”理念。自认为现在不是“最近一公里路”的问题了,参选已经水到渠成、瓜熟蒂落,没必要违心地去承认“九二共识”。
        有人分析认为,蔡英文必须经过美国的一悉考察,才能登上“总统”宝座,但这种观点似乎有些想当然,甚至显得过于幼稚。今天的美国对台政策已不是2010年以前的政策了,美国对华遏制从过去的暧昧态度变为公开,从幕后操控走到台前恫吓。因而,它是不会去约束蔡英文的“台独”理念和实际行为的。还有蔡英文是位个性孤傲的单身女,她早就宣布是跟民进党结了婚,无所顾忌的,正如前民进党主席施明德所说:“这样的女人一旦掌权将是十分可怕的。”如果说陈水扁曾经是位投机取巧的赌徒的话,那么蔡英文则是一位冷酷十足的政客,很有可能她将比陈水扁有过之而无不及,更为诡秘,更难对付,更加危险。
       二是两岸关系可能发生严重的倒退和逆转。由于蔡英文拒不承认“九二共识”,始终坚持“台独”理念,这必然触碰到党和国家对台政策的“红线”。 3月4日,习近平在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的民革、台盟、台联联组会时指出,“九二共识”是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可以想像两岸关系将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今天大陆手里握有太多足以应对台湾局势变化的牌,如果以蔡英文为代表的民进党仍然拒绝承认“九二共识”,抱定“台独”不放,肯定要断绝两岸交流协商的正常渠道,大陆不可能给民进党政权让利和让步。经济上,随着中韩自贸协定的签订,韩国将取代台湾在大陆的庞大市场,外资将撤离台湾,台湾的企业和人才将纷纷出走,台湾将不可避免地走向边缘化。2016年后的台湾绝大多数民众会将前8年两岸发展所带来的许多好处做比较,会回归于理性的思考。届时,民进党抗拒大陆的阴谋定会破产,“台独”神主牌注定摔碎。军事上,如台湾当局采取新一波实质性推动“台独”的措施,即使在未必宣布“台独”时,大陆也可以基于《反分裂国家法》第八条关于“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或者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时,“国家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和必要措施,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条款,通过武力方式解决台湾问题。
        三是大陆对应以蔡英文为代表的民进党的思考。其一,要加快海峡西岸(以福建为主体包括周边地区,南北与珠三角、长三角两个经济区衔接,东与台湾岛、西与江西的广大内陆腹地贯通,具有对台工作、统一祖国,并进一步带动全国经济走向世界的特点和独特优势的地域经济综合体。)的经济发展步伐,要倾国家之力,不断加强福建平潭对台经济实验区和福建自贸区的建设,并通过经济一体化、投资贸易自由化、宏观政策统一化、产业高级化、区域城镇化、社会文明化,以实现“对外开放、协调发展、全面繁荣”总体目标和任务。其二,继续保持与台湾认同“九二共识”的人士和政党的正常往来和交流。在更大范围内让认同“九二共识”的人士和政党肯定“九二共识”,珍惜两岸之间的和平、安定、交流环境。要支持台湾认同“九二共识”政党的组织发展和建设,用台湾“促统”力量来制衡“台独”势力的膨胀。其三,加强海峡两岸文化交流。相对而言,经济合作互利共赢的标准较为分明,而文化交流是非曲直的共识则较难形成。这是因为,文化交流更需要求同存异的气度,和而不同的大度,成人之美的风度。中华文化在台湾根深叶茂,台湾文化丰富了中华文化内涵。因此,两岸文化交流要以中华文化为主题、为纽带、为载体,实现人民群众间更深刻坚实、广泛持久的心灵沟通。就如马英九所说“两岸炎黄子孙应该透过深度交流,增进了解,培养互信,逐步消除歧见,在中华文化智慧的指引下,为中华民族走出一条康庄大道”。最后,要充分发挥在台大陆新娘作用。随着大陆改革开放,台湾探亲呼声日高,台湾当局于1987年开放两岸探亲,两岸通婚随之而生,大陆新娘也应运而生。在台大陆新娘,人在台湾,心系大陆,她们的后代也将永远打上大陆“娘家”烙印。由于台湾当局的狭隘与短视,大陆新娘在台湾遭到很多不公平的限制,其实,明眼人都知道,两岸婚姻给台湾带来的难题,只有一条出路,就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鉴于目前在台大陆新娘大部分均处于弱势群体的现状,建议可由大陆相关部门牵头,成立海峡两岸帮扶在台大陆新娘基金会,对在台的贫困大陆新娘群体给予支助,让其也能在台体面做新娘。据悉,由大陆新娘卢月香在台湾创立的“中国生产党”,以“发扬中华文化精神、促进两岸和平发展”争取新住民平等等为发展纲要。目前,全台拥有党员4万多名,服务的外配家庭超过22万个,如今在台湾来说也是一股不容忽视和小觑的力量。
 
 
[ 武汉民革搜索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鄂ICP备06003212号